少年情侣奉子成婚生了三个娃二娃患白血病网上筹款遭指责

电动叉车

少年情侣奉子成婚生了三个娃二娃患白血病网上筹款遭指责

少年情侣奉子成婚生了三个娃 二娃患白血病网上筹款遭指责

阿镔辍学不久,幺妹也选择离开校园,她说是受了阿镔的影响。阿镔做装修,全国各地到处跑;幺妹去广州学美容。一次相聚后,幺妹意外怀孕。这一年,阿镔18岁,幺妹17岁。

阿镔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在农村养孩子花不了多少钱,“平时买买奶粉就可以了,虽然存不下钱,但基本够花。”妻子怀孕后就不再上班,阿镔为了一家人能在一起,就结束了在外漂泊不定的打工生活,回老家卖起了猪肉。在双方父母帮衬下,日子过得倒也安稳。

近日,一篇附捐款链接的网文在网络流传。一对广东小夫妻因家中困难,无力承担患白血病孩子的手术费用,在网络发起筹款。

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这对小夫妻也很无奈,他们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信息都是真实的,“原想写上自己的真实经历会利于快速筹款,谁想弄巧成拙。”对于网友们的指责,他们也承认当初早恋早婚确实欠思考,现在很后悔。不过,他们说这几年他们也在努力地生活着,现在最要紧的是救孩子。

最大的难处是高昂的医疗费。阿镔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前期治疗已花费30多万元,其中13万元来自网络筹款,其它资金都是东拼西凑而来,家里为此还卖了盖房子的地皮。阿镔介绍,儿子患病后,岳父家也把家里仅有的一点积蓄都拿出来给外孙看病了,“他们家是地道的农民,没啥积蓄”。

夸张的是,他们曾经的同学也才刚上高一,几个要好的同学来参加婚礼时还穿着校服。

然而,文章发出后,不仅没取得良好的效果,还招致指责声一片。阿镔苦恼地说:“钱没筹到,骂我们的人倒不少。”

在农村,未婚先孕是件很丢人的事,幺妹父亲大发雷霆,将她锁进家中。阿镔慌了神,向父母作了坦白。“要不就结婚吧,也算对人家有个交代。”阿镔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的父亲给他出了主意,在他们当地“早婚也不是稀奇的事情”。

如这次网上还有爱心人士捐款,阿镔希望他们能留下联系方式,“将来孩子病情稳定后,我和幺妹就会出去打工,我们还年轻,不管多苦多累,每一份捐款我们都愿意去偿还。”同时,他也表示,将来一定会教育孩子好好做人,一家人去竭尽所能回报社会。

与此同时,为了让盛典更有大赛氛围,直播间早早上新了年度盛典限定皮肤和特制礼物,如盛典金话筒、盛典皇冠等。新增了每日打卡任务,用户通过完成每日收听任务,可以获取稀有装饰奖励;每周充值满一定数额,还能够获得直播盛典限定奖励。

阿镔和幺妹婚礼现场。

有网友指出,幺妹结婚太早,对父母孝敬不够。对此,幺妹说,自己婚后在照顾自己小家庭的同时,也会常回去看望父母的,当初自己不懂事虽然让家人伤了心,但这几年一直在尽力弥补。

凭借喜马拉雅平台的突出表现,大瑞的歌声越传越广。2018年大瑞获得全国国风歌手大赛的亚军,站上国风音乐盛典的万人演唱会的舞台上。

阿镔说,在孩子患病期间,他们夫妻感悟很多,对许多陌生人的帮助深表感谢:“孩子前期治疗,很多人在网上给我们捐款,儿子才有钱化疗渡过难关。老家的镇上和村里也有很多人帮过我们。”阿镔和幺妹恳求紫牛新闻记者,借助紫牛新闻向那些曾经帮助过他们的好心人说一声:谢谢!

早在今年11月,喜马拉雅已经在为直播盛典积蓄力量,先后发起了百万寻声计划和电台房招募计划,签约了近千名直播主播。

今年,到了法定结婚年龄后,阿镔和幺妹领了结婚证,当他们觉得生活一天天往好的方向发展时,命运却跟他们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2017年9月,小夫妻又迎来一个男孩。“家里人都挺高兴的,现在是儿女双全,正好组成一个‘好’字。”幺妹说,他们给孩子起名“铭镒”,其实这还有她的一份“私心”:“十几岁结婚时,没达到结婚年龄,儿子名字是‘名义’的谐音,等将来一到结婚年龄,就去先把结婚证领了,我也算有了名分。”

25岁的大瑞是一名古风歌手,入驻喜马拉雅两年半。2016年,她开始接触古风音乐,业余时间会自己录歌。那时一位朋友对她说,要唱歌,就来喜马拉雅,可以让更多的人听到你唱歌。

幺妹觉得孩子是无辜的,既然已经有了,“也是一条生命,不想打掉”。经过抗争,幺妹的家人最终也作出了妥协,不过在婚礼上,她的父亲没有出现。就这样,两个刚初中毕业的少年组成了家庭,阿镔在家中排行老四,却是最早结婚的。

作为各大直播平台“必争之地”,每年年度盛典的竞争都十分激烈。喜马拉雅作为头部音频平台已经成为这一年度“战事”中不可忽视的参与者。

于是,她入驻喜马拉雅成为一名主播。大瑞清晰地记得2017年粉丝对她说:我们特别希望能看到你拿着话筒站在舞台的样子,那样的你一定会很美。

年度直播盛典是喜马拉雅自2017年开始举办的大型活动,通过主播PK,选拔年度音频直播的冠军主播,并予以扶持。

外面的世界总是令少年们向往。到了初三,本就不喜欢读书的阿镔决定辍学去外面闯一闯,临走前,他向幺妹表白。幺妹觉得有点突然,但又觉得顺理成章,就这样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

“钱没筹到,骂我们的人倒不少”

二娃身患重病,而幺妹肚里的三娃也已7个多月。“打胎是不可能了,三娃要生,二娃的病也得治疗。”阿镔说,那时他才体会到了什么叫焦头烂额,“整天忧心忡忡,茶饭不思”。

现在,阿镔和幺妹带着小铭镒在东莞看病,在医院附近租房子住,月租金2000多元。阿镔解释,怕感染需要住条件好一点的房子,所以租金高一点。大女儿和刚几个月的三娃留在老家由父母带。

我们还年轻,将来会竭力回报社会

2019年8月,两岁的二娃小铭镒突然出现咳血症状,哭闹不止。小夫妻被吓坏了,赶紧带着孩子去检查。在广州一家大医院,病情得到确诊——急性髓系白血病。

红桃心ki、逗瓣和夏春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是脱口秀主播,擅长讲段子和调动气氛。据了解,喜马拉雅平台上积累了众多脱口秀主播,人数和质量远高于其他平台,脱口秀直播已经成了喜马拉雅直播的一大看点。

直播盛典期间,两位主播单次直播时长都超过20个小时,吸引了近万位粉丝围观他们的PK战,最终夏春瑶摘得年度人气主播的第一名。

据悉,小铭镒后续治疗将采用骨髓移植和脐带血移植两种方法同时进行。阿镔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和儿子的骨髓配型已成功,12月中下旬就将进行手术,医生说康复的可能性很大。

小铭镒几次被送进重症监护室。幺妹说她每次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时,双手都是颤抖的。

在本届喜马拉雅直播盛典的比拼中,她在一周时间收获了233万喜爱值,摘得2019年喜马拉雅直播盛典最佳女主播的桂冠。她在喜马拉雅个人主页上写下了获奖感言:10个小时的直播,虽然真的很累,但很开心有你们的陪伴。

2015年3月,女儿出生。阿镔说,婚后虽有了孩子,但也没考虑太多,只是觉得多赚钱就好,对未来也没有太多思考。他的父亲会装修,他就跟着学手艺,有时也独立做工,月收入6000元左右。

对于网友们认为生3个孩子太多的问题,阿镔说生老三完全是个意外,而且在二娃被发现生病时,老三已经7个多月接近临产了,不得不生。同时,他们也表示,这几年来他们也一直努力生活着。

年度最佳人气主播的角逐最为激烈,逗瓣和夏春瑶都是喜马拉雅上的超人气主播,逗瓣的《娱乐逗翻天》播放量超1.5亿,夏春瑶的《女王有药》播放量超5000万。

当紫牛新闻记者询问,如有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你们还会像当初那么选择吗?阿镔和幺妹异口同声:“不会了!”他们表示,现在很后悔早恋早婚,并劝告学生们千万别学他俩。

红桃心ki是交通广播的主持人,她在喜马拉雅直播已有两年。“老娘的40米大刀呢?”是她的口头禅。粉丝们亲切地称她是甜美温御小野猫,口吐金言段子手。她给自己的评价是讲段子的戏精情感主播。凭借独特的个人风格,红桃心ki获得今年直播盛典情感品类的冠军。

这种情况,一般网友们都会伸出援手,再不济最多不捐而已,但此次筹款链接下的评论却出人意料。按筹款人的说法:“钱没筹到,骂我们的人倒不少。”网友们划出了关键词:“初中生”、“奉子成婚”、“穿校服参加婚礼”、“生三个娃”…… 认为筹款人不值得被同情。

好在,经过3次化疗,小铭镒的病情得到了很大缓解。

生活不咸不淡地过着,2019年春天,幺妹又怀孕了。“已经有了一儿一女,挺好的了,这个计划外的小生命要还是不要呢?”阿镔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们夫妻俩纠结了好久也没拿定主意。家里的父母觉得他们还年轻,完全可以帮忙带,就建议他们继续生。“老一辈人都觉得多子多福,我们啥也不懂,他们觉得好就生喽。”阿镔说,他们对孩子未来的抚养问题没太多概念,家人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做。

小铭镒生病后,幺妹终日以泪洗面。

阿镔和幺妹都坦言“当初结婚太草率,考虑不周全”。幺妹有三个哥哥,作为最小又是家中唯一的女孩子,她受宠最多。不过幺妹也承认,这些宠爱也让她养成了任性和叛逆的性格。阿镔觉得,那时少不更事,对后续人生估计不足,“啥都没有的时候就结婚生子,一旦遇到困难,自己完全解决不了。”

赛程上,今年新增全民偶像选拔,以及“年度最佳品类主播”、“年度最佳男/女主播”、“年度最佳人气主播”、“年度最佳语音房主持”、“年度最佳电台房主播”评选,为主播增加了更多曝光机会。

阿镔介绍,他和幺妹是广东省汕尾市人,两家在同一个镇上的邻村生活,相距不过一公里。在学校,他们是前后桌,交流机会很多,平时放假也会一起玩。那时,虽还不懂得爱情,但两人有事没事都喜欢找对方说说话,同学们起哄说他们是一对“金童玉女”。

幺妹除了在家带孩子,还在老家镇上的一家美容院打工。有时,阿镔回家,他们一起带女儿出去玩,有人误会他们是孩子的哥哥姐姐时,他们心里还觉得美滋滋的。“那时候,我们都觉得这么小就不再依赖父母生活,还能给孩子一个温暖的小家,也挺自豪的。”幺妹同样也没对未来有所规划。

最终产生的年度冠军将获得“喜马直播声音偶像计划”的大力扶持,包括全网超强媒体传播推广、一线LED大屏广告展示、外站APP开屏宣传曝光、大咖明星合作发声等优质资源。喜马拉雅将汇集全网资源,着力培养,打造“超人气”大主播。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陈勇 受访者供图

阿镔和幺妹是初中同学,情窦初开互生情愫,初中毕业就摆了喜酒。回忆起当初的“荒唐事”,阿镔充满了后悔,“那时年龄太小,什么也不懂,如果再有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们都不会这么做的。”

幸运的是,小家伙坚强地活了下来,但情况还是非常危急。8月底,小铭镒在东莞台心医院开始接受化疗,治疗过程特别痛苦。“每一次骨髓穿刺,剧烈的疼痛都让孩子哭得声嘶力竭,我们一点都帮不上忙。”阿镔说,化疗药物反应后儿子变成了小光头,幺妹看了经常默默流泪。

不过,对这个没有什么经济基础的家庭来说,医疗费依然是一个绕不过的坎。“光手术都需要30多万元,后面缺多少钱还不知道。该借的钱都借了,现在也只能依靠网络筹款了。”阿镔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们夫妻商量后,决定将自身经历完整地写出来,以增加真实性,从而获得网友的同情,尽快筹集治疗资金。

喜马拉雅音频直播相关负责人表示,喜马拉雅拥有丰富的主播资源,主播人数已经超过700万。平台正在推进频道连接和生态打通,录播主播、有声书主播通过直播增加商业化路径,喜马拉雅也会拿出有声书版权扶持直播主播。从而帮助主播实现从频道到全站再到全网的主播成长计划。

记者翻看留言,发现网友的指责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早恋早婚,二是认为他们生育了太多孩子。

据了解,这些获奖达人来自不同职业,有京剧武生、有声书主播、古风歌手、电台主持、国企职员、音乐学院学生……通过喜马拉雅直播平台,他们向更多人展示才华,绽放着属于自己的光芒。他们的故事,也是喜马拉雅直播生态的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