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买科技副总裁谢汝娟价格要有优势才能让直播带货和短视频更打动消费者

电动牵引车

值得买科技副总裁谢汝娟价格要有优势才能让直播带货和短视频更打动消费者

11月27日,由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2020第九届中国上市公司高峰论坛在深圳举行。作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高端经济论坛之一,本届中国上市公司高峰论坛以“解码双循环 谋局十四五”作为主题,呼应了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新特点和新格局。

在当天上午举行的行业论坛——2020中国线上新消费高峰论坛上,值得买科技副总裁谢汝娟在出席“圆桌对话:疫情对消费场景带来了怎样变化?”环节时表示,直播带货或短视频形式能够直观地展现商品,在非常短的时间里让消费者可以作消费决策,可以马上买单。对消费者来说,决定消费决策的不仅仅是形式,而是主播带给用户更好的商品和更具有性价比的价格。价格要有优势,才能更好地把直播和短视频运用发挥出优势。

仅以北京为例,2019年末,北京私人小客车(私人轿车)数量为 303万辆,如果北京的每辆私人小客车都能够提高空位利用率 多合乘2人,那么,在北京地区可实现的私人小客车合乘全年 用量将达到22.1亿人次,相当于北京公共交通全年客运总量 71.3亿人次的30.1%,可以有效分担早晚高峰时段城市公共交通系统的压力。

针对出租车公司,将构建出租车智能管理平台,通过包括大屏实时运营系统、司机服务评估数据、交通管制在线通知、调度服务、资产管理、人员及合同管理、司机运营绩效数据分析等运营功能。

比如,在北京就有约300家大大小小的出租车公司,其中,中小出租车公司对司机的管理非常简单,就是收收份子钱。出租车公司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帮助司机提升服务水平,进而提升其收入。

一方面是用户日益增长的出行需求,一边是打车难、出行堵的现实矛盾。

中国交通运输协会副会长李刚曾在公开场合总结,除了管理体制存在的问题之外,巡游出租车较为单一的运营模式也是司机收入低下的重要原因。2019年巡游出租车日服务5800万车次,空驶率在45%左右。如果能够在额外增加网约化的渠道,将大大降低空驶率,提升司机收入。

“ 堵哭了!多地大塞车,高速秒变停车场!”“现在打车还得等1个多小时”,受暴涨的出行需求影响,9月30日,滴滴崩了,嘀嗒也崩了……

就在国庆中秋双节即将到来之前,抖音、快手里的堵车视频已经将节日气氛逐渐烘托起来。果然,在9月30日,国庆节前一天,全国各地均出现“2020年最难打车日”,节日气氛的预热被拉到最高潮,大家纷纷感觉,嗯,这才是节日的味道。

一方面,出租车公司对于互联网出行公司的态度在转变,不再是抵触的戒备和防御心理,开始试图通过数字化的方式,去做一些改变;另一方面,互联网出行公司的C端业务也逐渐接近天花板,无论是网约车、顺风车的增长都开始放缓,试图探索另一条新业务——B端市场。

顺风车之后,潜入出租车数字化市场

相对于用户和车主对于顺风车的接受程度,出租车行业的改革一直是个大难题。但近两年开始,在经过了多年出租车公司与互联网出行公司的磨合后,改革开始逐渐出现转机。

针对出租车司机,将通过拓展企业用车服务,新增出租车拼车,场站合拼等新业务形式,来拓宽司机收入来源。同时,通过智能巡游,热力图,以及机场火车站等人流集中区的供求分析预测,来进行更为灵活的运力调度,提升出租车司机的工作效率、减少空驶率。

在经历了上半年疫情带来的各种冷清之后,“高速秒变停车场、城市出行难打车”反而成了普大喜奔经济复苏的侧面印证。事实上,不仅每逢佳节必堵车,每逢下雨、下雪、上下班早晚高峰也依然难打车、易堵车……

从数据来看,截至2019年底,全国各地有17家信息平台公司在 400多个城市开展顺风车业务,累计注册车辆3000万台,在不 增加车辆出行频次的前提下可以提供共享座位1.2亿个;注册 乘客3亿人,全年合乘出行36.4亿人次,已经成为城市公共交通 的重要有益补充。

2020年最难打车日之后,作为城市交通四轮出行最大的存量市场,出租车行业的深度改革在今年出现转机;而作为共享经济的顺风车,也有望进一步盘活整体交通效率。

从市场上来看,嘀嗒的战略一直都集中火力在存量市场的优化上,这可能是其与其他出行平台最大的不同。嘀嗒主营的顺风车与出租车两项业务,利用已有的相对稳定的运力,来提升供给端的效率,满足出行需求。而今年以来,滴滴也将拼车、出租车、顺风车业务重新调整和布局,发力存量市场。

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表示,预计2020年国庆假期全国高速公路网总流量将达4.08亿辆次,高速公路网日均总流量约5100万辆,全国公路网日均交通量将同比增长1%-3%。而用户出行的旺盛需求,让出行市场的订单量达到新高峰。

根据交通运输部发布的《2019年交通运输行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城市出租车数量为139.16万辆,出租车客运量总规模为347.89亿人次。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网约车客运量占出租车客运量比重为37.1%。出租车客运量远远超出当前网约车的客运水平。

事实上,用户在哪儿打车只是一个渠道问题,但更深层次的,是整个出租车行业自身的问题——例如产权不清、价格僵化、行业太过分散、管理办法承包制过于简单粗暴等等。更核心的挑战在于,出租车没有全面提升服务用户的机制和能力 。

“嘀嗒已经进入到出租车行业的全链部分,我们和出租车的管理部门,比如说各地管理的交通委员会、交通管理处、出租车的民间组织(比如出租车协会),还有出租车公司、出租车司机深入互动”

从上面两个市场来看,天然定位在存量市场的嘀嗒 ,还有相当大的提升空间。

另外一个重要的事实,出租车是城市四轮交通最大的存量市场,作为城市最重要的运力之一,出租车至今仍没有发挥出其最大效能。

互联网出行公司针对“数字化”的问题,为出租车企业推出了各自的线上管理系统,比如嘀嗒的凤凰出租车云平台,滴滴的桔行系统,高德也推出了自己的出租车数字化方案。

回到堵车的话题。对于大城市而言,“堵”是日常,网约车为了解决运力焦虑只能不断增加新司机,这种运营更多是一种增量市场,增加的运力一旦超出范围,反而为城市交通增添了负担。

以嘀嗒顺风车的大数据为例,从2014年9月到2019年底,顺风车主和乘客共同互助行驶了260亿公里,接近于3.5万次地月往 返的距离,这相当于共同减少了700万吨碳排放,减排PM2.5颗 粒物约450万吨,就像培植了66万公顷的茂叶森林。

《商业数据派》看到,嘀嗒们目前对出租车行业的升级主要集中在两个层面,一个是出租车公司的内部管理,一个是连接出租车和用户。

打车难背后,存量市场待优化

出租车行业依靠牌照管理,市场弹性差;价格体系比较僵化 ;管理、市场营销等方面比较薄弱;盈利模式比较单一;用户口碑差:挑单、私自加价、服务态度不好等。

2019年年中,嘀嗒提出“三化”工程,即“网约化”,“数字智能化”和“线上线下一体化”。

在此背景下,专职营运的出租车以及顺路合乘的顺风车,优势实际更为突显。就以节假日为例,如果在路面上跑的汽车能充分利用空座率,出行顺路捎人,充分发挥顺风车的互助共享出行本质,或许能降低缓解潮汐出行、节假日出行的堵车压力,让车辆和道路资源发挥更大的效率。

对于“打车难”,一开始大多数出行平台的做法是,依靠增加车辆、增添运力,来满足需求。而如今,互联网出行平台都在将目光转向存量市场。

网约车模式出现后,外界认为网约化是出租车行业改革出路的发动机,但现实是,网约化不仅不能带领行业走出困境,甚至可能加速灭亡,体验不好、服务不好……用户并不会主动选择出租车,整个行业逐渐被被边缘化。

在由人民数据、中华环保基金会等联合发布的《2014-2020年中国顺风车行业发展蓝皮书》中的数据上看,每使用顺风车出行1次而减少的碳排放,就相当于为地球种了1棵树。

然而近五年来,出租车行业的变革非常小,司机们对约车软件的积极性甚至远远低于打车补贴大战时。“现在打车软件上,出租车的订单太少了,我们只能靠路边打车的单。”一位来自北京的出租车司机向笔者表示。

在出租车公司的内部管理上,嘀嗒和滴滴都给出了自己的数字化解决方案。

实际上,在出行服务网约兴起时,出租车就被纳入网约范围。但与快车、专车等网约车不同的是,出租车路边扬招是其招揽乘客的主流方式。据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巡游出租车日均约5000万的订单,扬招订单整体依然占据了80%-95%,而网约化的比例只有5%-10%,即便在北京、上海这些超一线城市,出租车网约化的比例也只有20%左右。

由于网约车许多都不是专职司机,受节假日影响,司机回家、出行,减少导致运力急剧下跌。

2019年末,全国私人小客车(私人轿车)数量为1.37亿辆,因此,顺风车未来的市场仍然很广阔。

出租车行业的数字化势在必行。相比此前的网约车只是将出租车接入打车平台,这一轮科技对于出租车行业的升级,不仅仅在前台的打车渠道上,而是深入到前、中、后三个阶段。

嘀嗒出行创始人兼CEO宋中杰在接受《商业数据派》采访时认为,未来,应该更多去优化不持续增加供给的方式。全国将近140万辆出租车,出租车行业这个最大的存量市场里还有许多的机会和空间;目前中国顺风车发展刚刚起步,无论是车主端还是乘客端,都还有巨大的蓝海待开发。

但近年来,巡游出租车数量、驾驶员数量、客运量规模都呈波动下降的态势,出租车行业更多的问题仍然源于自身,甚至可以说是积重难返。

从出行角度而言,真正的共享经济是顺风车。当现有运力被有效匹配,顺风车实际更符合共享出行的初衷,不仅能解决城市道路的拥堵状况,还符合绿色环保的出发点,当前国家和地方主管部门都在鼓励这种出行方式。